??
欢迎访问www.6689.cc
智能检索 |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诗人的眼睛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07日

  每当徘徊在艺术的殿堂,都会如醉酒般沉湎——在梵高深邃的星夜下思索,在卡夫卡神秘的城堡中闯荡,在施特劳斯璀璨的多瑙河畔驻足,在叶赛宁忧郁的目光里沉醉……

  穿越时空遇见艺术,是一场华丽的邂逅。凝视诗人的眼睛,那里有无声的诉说。在我看来,诗人深邃的目光里蕴含的曼妙语言,只有懂得的人才会明白。

  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确,因为每个人的生活经历和思维方式的不同,每个人对艺术的理解都是不同的。艺术为懂得的人创作,却不仅仅是为了让读者懂得作家,更是懂得人之为人的根本意义——幸福。按照亚里士多德的看法,好的艺术正是给大众提供了一个通往的途径,像北极星一样指引着人们前进的方向。

  艺术来源于生活,艺术家永远无法摆脱床和面包。

  艺术不是凭空的想象,它与生活是一对孪生姐妹。

  艺术与人性,永远是神秘的搭档。我认为,艺术只能是人性的附属品。

  正如弘一法师李叔同所言:晦庐居士文席:惠书诵悉。诸荷护念,感谢无已。朽人剃染已来二十余年,于文艺不复措意。世典亦云:士先器识而后文艺,况乎出家离俗之侣;朽人昔尝诫人云:应使文艺以人传,不可人以文艺传,即此义也。承刊三印,古穆可喜,至用感谢。

  什么是文学?什么是好的文学?什么是堪称伟大的作家?作为艺术的一种形式,文学应该给人以精神的力量。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文学应有的形态。而文学又有共通之处,比如,伟大的作家一般都具有丰富甚至是坎坷的生活经历和渊博学识;具有敏锐的艺术感受能力和思想能力;具有丰富的想象能力;具有超强的反思能力和批判意识;具有悲天悯人的博大胸怀。而他们的作品,都具有特殊性、创造性、丰富性、新奇性和深刻性诸特征。尽管大师与大师不同,我们仍然可以从不同中找到同,从变化中寻找到某些不变的东西。正是有了这些同与不变的东西,文学才成其为文学。

  但是大师毕竟是少数,堪称伟大的作品也必然是少数。文学创作肩负着启迪人类思想、关注弱势群体、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不朽的作品应该充盈着浓郁的人文关怀,体现深刻的思想内涵,有匠人的锤炼,也有灵魂的闪烁,才能够令人着迷,令人愿意花毕生精力去追求,去摸索,去打磨……

  身为法官,也是靠写作为生。作为司法过程的最终结晶,裁判文书不仅是一种法律产品,也应当是一种文学产品。而身处法律与文学的跨界之旅,我的体会是写作把严酷与浪漫相融,将理性与感性交汇,归结到了这一原点。我的作品,有海外生活,有旅行手记,有哲思小品,有心灵感怀……我希望借文字无限接近宇宙的真谛,无限探寻爱、生命、情感等终极话题,用自然、正面、关怀、友爱、健康、向上的文字给读者传递正能量。在我看来,艺术是一种有始有终的承载故事与情感的形式。无论是音乐、雕塑,还是文学,读者都是把自己重置于艺术作品中,去体验作者传递的情,生成自己的情,最后抵达对美好的体验,感受到人性之崇高与伟大、无限的善与柔软。

  文学创作可以很独特,很纯粹,很感性,很情绪,很个性,很唯美,很抽象,很批判,很讽刺,很古怪,很创新。在我理解,任何一个人的作品,只要发表出来,都不是只给自己读的,而承载着信仰与责任。希望读者懂,但不懂又何妨?劳伦斯那一句我的作品大概要三百年后的读者才会懂得响彻历史的时空,穿越滚滚尘埃,扑面而来。

  创作本是至孤至独的朝圣之旅。

  诗人的眼睛,望穿弥漫的红尘,透露着灵魂的密码,讲述在时代背景下的故事,而又传递着超越时代的讯息……

  来源:天平文化月刊


关闭

?